<strike id="yu4of"><address id="yu4of"></address></strike>
    1. <span id="yu4of"></span>
    2.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會員服務
      本站首頁 成長在線 熱點話題 教子有方 快樂書吧 資源分享 教育交流 教育故事 學習方法
      會員題庫 青春期教育 名家博覽 影視共享 心理教育 理財教育 國外教育 網上教育 關于我們
      會員登錄
      用戶名:
      密  碼:
      新用戶注冊  忘記密碼?
       
      欄目導航 網站首頁>>才藝展示
      陳浩辰——特長篇
      發表時間:2009-05-07 09:49:07   文章來源:新教育網    文章作者:董舒民   瀏覽次數:2889

       
              陳浩辰日記——特長篇
       
          現在有很多孩子要么沒有任何特長;要么學過太多的特長,卻沒有一樣優秀。如果一個孩子在成長過程中,既沒有在學習中體會到成功,也沒有在別的領域感受到成功,那么自信心的建立會很困難。一項特長,既能陶冶情操,又能結識不同領域的人。多一樣本事,就多一些機會。
          學習特長,一個階段不宜選擇過多,一、兩項足以。也不要頻頻改變,今天學這個,明天學哪個,最后什么也沒學成,這不但浪費了人力財力,也容易使孩子做事沒毅力沒長性。學一項特長,只要不是孩子寧死不屈,就要堅持學到盡可能高的水平。
          1999年,陳浩辰6歲開始學圍棋,經過堅持不懈的訓練,加上經常到外地參加比賽,三年達到了業余四段的水平;2002年7月份在北京跟職業棋手學習了近半年棋,棋藝見長,2003年1月,在《全國青少年棋院棋類》比賽中,獲“圍棋”10歲組第二名。
          2002年,陳浩辰9歲開始學習二胡,雖然在北京學棋中斷了幾個月,但他憑著不服輸的勁頭,很快追了上去。2004年2月,他跳到上一個二胡班。2005年9月,他以“優秀“的成績通過了全國民族樂器演奏藝術水平十級的測試。同年他獲得了“蒲公英2005青少年優秀藝術新人選拔活動”少年組二胡專業金獎。今年高考,他憑借著二胡這項特長,成為了哈爾濱工業大學藝術團的成員。
       
      2001年11月22日    學音樂
          我在三個月的練習中,已經能彈些有難度的曲子了,我喜歡音樂,更喜歡它那美妙動聽的聲音。我用十個手指能彈一首具有很高難度的曲子,當然也離不開我學電子琴的啟蒙老師——我的姥姥。
          就在一個月以前,聽著琴聲,原來姥姥又坐在椅子上熟練地彈那首《音階歌》了。那幾天,我一直都在彈音階歌,但不知為什么,總是記不住,一著急,便胡亂彈起來。聽到這么動聽悅耳的琴聲,我想:姥姥彈得這么好,我跟姥姥差得非常遠,恐怕還不及她的十分之一。我一定要努力學,爭取超過姥姥。我要耐心地問姥姥,借此學到關于彈琴的知識。我只彈不唱,姥姥說不好。因為姥姥主張不僅要把琴彈好,而且要唱好。假如你只能彈出這首歌,卻不能唱出來,那不及會彈會唱的。這個毛病犯得時間相當長,我總不改,所以現在改起來有些困難。我感覺總不練習唱,別人拿出一首曲子來讓我唱,我必須邊彈邊唱,否則就唱不準。
          我喜愛彈琴,我希望以后能彈出動聽的曲子,讓大家聽。
       
      2001年11月29日    信心和下棋
          這里說的信心,就是對一件事有把握。
          干什么事都要有信心。的確,缺乏信心,就會一事無成。信心可能是在下棋時形勢好,覺得自己不錯而出現的;也可能是在比賽前對自己的水平有把握而出現的。總之,干什么事都不能缺乏信心和毅力,還有勇氣。假如你在做事之前就認為自己一定不行,覺得你不如別人,那不行。你要想我能行,要有良好的心理素質,并且不要驕傲。一句成語說的好“驕兵必敗,哀兵必勝”。
          這次網絡大賽上我輸的兩盤棋,就是因為我太驕傲,認為自己棒的很,一定會贏。點目時,明知自己形勢不好,還不及早地補救,等我弈到最后,再一數空,哎,輸了。這時爸爸說:“你不早判斷形勢,走到最好自己輸了才后悔自己驕傲走得不好,有用嗎?完了?”我這才發現棋中有很多的缺陷,自己還是欠功夫,學吧。我心理素質不好,這是我主要的敗因。我的水平不差,就是非常驕傲。
          我要揚長避短,而且還應該磨練我的意志,爭取做一個棋和品德都好的一個人。
       
      2002-3-6    拉二胡(一)
          這幾天,我又開始了我的二胡之旅。這事媽媽是“主謀”,她說,你不是“琴棋書畫”都要會嗎,你就練咱中國的傳統樂器——二胡吧。
          就像剛學下圍棋那樣,我對這特長并不關心,還有一種怯場的心理,所以我就一直持有反對意見。媽媽說了半天理,我才無奈地同意了。
          去少年宮的路上,我的思想雜亂無章,腦子里一片混亂,經過了一段令人不愉快的路程。
          上到了六樓,我的心里十分沉重。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我推開了二胡班的大門。我睜大眼睛看,四周都是一些陌生的面孔,十幾雙眼睛好奇地瞅著我。學二胡的旅程開始了。
          事情往往被人夸大了,想壞了。我覺得似乎有一種宇宙之外的東西給了我無限的力量。這種力量當然是無形的,它就是同學們給我的勇氣。
          說“同學”未免有些夸大其詞了,但我覺得他們看起來似乎很親熱,有些還在竊竊私語。其實這只是在轉瞬間發生的事。
          我的心驅使我到前面去,走向老師。老師微笑著,并沒有讓我拿起二胡就練,而是讓我們介紹自己。我高興他知道我真正的向往,高興他領會了我真正的心情。
          別人自告奮勇,搶著介紹自己。年齡一樣的,年級幾乎是“千篇一律”。輪到我了,往日不敢面對別人說話的我,緊張已被拋到九霄云外,說話出奇的流利。當我說到年級時,他們都驚奇地瞪大了眼睛……
       
              拉二胡(二)
          我的心情由壞轉為好。挑選二胡算是個重要的事情。老師打開了琴蓋,我開始瞅著同學,像是剛打了鎮靜劑,呆呆的向前看,一動不動。雖說整個房間里氣氛異常的沉悶,可大家的心情總體來說還算是不錯的。
          一陣二胡聲讓我不由得瞟了“我的”二胡一眼。那不是我的,而再過一會兒,這把二胡就將是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樣東西了。它并不能決定我的命運,而卻對開發大腦、加強動手能力這方面有一種神奇的作用。
          老師把二胡遞給了我。我知道,我要努力,爸爸媽媽都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了,他們希望我是一個真正的勝利者,希望在音樂這方面,我能有點成就,有點建樹。我激動地接過這精致的二胡,心里仍在深思著:不能辜負父母的一片希望。
          拿起二胡,我媽付給老師二胡錢和一個月學費,是六百四十元!我吃了一驚。爸爸媽媽的工資本來就挺少,而六百四十元在我的心目中是一筆巨大的開銷!這事給了我一種壓抑感。學二胡確實給了我很大的壓力。
          掌握二胡的拿法是最重要的,這事真是看似簡單操作難。我學著老師的樣子,還是出了老多笑話。這只是笨拙的模仿,我的手拿到千斤上面了,弓子的拿法更是弄得一塌糊涂。大家呀,看見我不知所措,都低聲地笑著。
          老師耐心地給我講了一遍,還怕我聽不清。我對動作要領一無所知,拉的二胡咯吱咯吱響,也把胳膊累個酸痛。
       
              拉二胡(三)
          我現在已經領會了老師的意思。我頗有信心地準備著,緊張極了,腰板挺得直直的,眼睛也直直地瞪著二胡,一副嚴肅認真的樣子。再看看我的手,也顯得特別緊張:右手緊緊把著二胡,食指、大拇指、、小指緊緊抓住弓子,中指和無名指使勁向外勾,我使盡全身的力氣,命都豁出來了,可發出的聲音并不好聽,就好像人們用沙啞的嗓子唱歌。這使我氣泄了一大半。
          好在老師耐住性子,告訴我放松,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我恍然大悟,從疑惑中清醒過來,發出的聲音變得清脆,與剛才沙啞的“嗓音”相比有天壤之別。老師又忙起來了,指揮起別人來。我和另一個剛學的小孩到了外面。心里想:學的太慢。這就是好高騖遠。
      我已經完全沉醉在這奇妙的世界中了,這另一個世界催促我:快點好好拉,不要心急,你要有扎實的基本功,你聰明的腦袋才有“用武之地”。
          我順手拉著、拉著,忘記了時間,忘記了疲勞。我向往它,它會在以后的生活中,給我帶來快樂。它會有個重要的地位!
          老師把我倆叫了回去。我本想大大地炫耀一番,可老師卻說道:“你拉的倒對,可是用的勁也太大了,這么永遠也拉不好。”我記住了老師的教誨,一鼓作氣,努力用最小的勁拉出好聲音來,我悟出了一個哲理:做事不能驕傲,扎扎實實地學才能勝利。
       
      2002年3月16日  星期日  拉音階
          第二天,我對拉二胡的興趣高漲起來,心里也不太亂了。只是我有些不服氣:別人都比我先邁出了幾步,姜宇比我早來一周,也把音階拉的熟熟的了,我難道沒有本事把他們一個個地超過,向更高處挑戰嗎?
          我邁向二胡班,推開大門,老師一眼就瞟見了我,然后就去指導別人了。我模仿大家拉開二胡盒的拉索,拿出了二胡,把它放在腿上,若無其事地呆呆地坐著。
          緊接著,音樂聲停了。老師簡單地告訴我拉音階的方法。我看見姜宇、楊云超、姜宇她媽拿著幾個椅子,推開大門,用焦急的目光盯著我。我便走出去,隨便拿了個椅子,一屁股坐下去,然后就開始練起音階來。可毛病并沒有改掉,用力過大導致二胡沒有發出那柔和的聲音,而是拉大鋸般刺耳的噪音,可當時我沒有感覺到,并沒有像第一天拉錯的時候那樣很快改過來,而是重蹈覆轍,直到兩個小時后的檢查。
          我自己竟然沒有意識到這么嚴重的錯誤。而我仔細聽聽姜宇拉的音階,發覺自己拉的不太對勁,這才恍然大悟。
          這時我果斷地采取了緊急措施:先松開手,歇半分鐘,再輕松地拿著弓子,慢慢地拉著音階,爭取從中等到好、更好、最好。
          可現實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好。我拉的音階音一點也不準,手指頭夠的非常往上,高音“2”整整低了二度。我改了多少次,別人休息我也不肯罷休,終于將將巴巴“鋸”了一遍。
      一股風吹進來,我感到涼絲絲的。這使我打起了精神,便又“蘇醒”過來,嘴里嘀咕著“我這輩子就拉這個了”,說了好幾遍。可信心畢竟是存在著,我放開了一點,它就從憋悶中恢復過來了,充滿了我的全身,使我愈來愈輕松,聲音好聽多了,手也拿得有點樣子了。當然也存在著不少缺點與不足:比如手還是握的太緊,導致聲音粗糙;眼睛死死地盯住二胡;身體還是緊張,好像木頭那樣僵硬;但最明顯的不足是拉弓的問題,用土話說就是“都歪到美國了”。
          這下可驚人了,一下子就拉了二、三十遍。我就是有一種做不完、做不好不肯罷休的精神,我就拉呀、拉呀,無論好壞。我覺得這樣才能讓我找到感覺,因此我覺得干什么事情都需要苦練,即使天資不慧也能成功。有苦澀才能有甘甜,辛苦換來的是勝利的果實,這時你的心情是最好的。
          我終于疲倦了,便閉上了眼睛,歇了半分鐘,又勉強地打起了精神,無論覺得多枯燥乏味,我還是硬著頭皮用最大的毅力拉了十幾遍音階,我覺得這回是終于有點門兒了。此時,只聽“咯吱”一聲響,接著出來了幾個小孩,一定是二胡班的,因為別的班的是不可能從那里出去的,而且他們身上背了二胡。這是一個信號,表示“十一點”了,也表示“你們該回去了”,老師一會兒就會來招呼你了。于是我以最快的速度把弓子套上,站起來大步向二胡班走去。我推開大門,坐到了一個前排座位上。老師拿起我的二胡,一手擰著調節內弦聲音和外弦聲音的東西,一手熟練地拉弓。調節了大半分鐘,便把二胡給了我,讓我拉一遍音階。我干咳了幾聲,同時還向四周望了望,到處是一張張空空的椅子,后面姜宇瞪著眼睛,無精打采地坐著。
          這回終于準備好了。我把速度盡量放慢,努力爭取把音階拉的棒棒的,超過剛才的質量。可適得其反,不但沒有拉的更好,反而有一些退步了,尤其是四指高音“2”,還是低了二度,而且手拿的姿勢還是不好。我心里非常緊張,這也是拉的不好的一個原因。還算走運,這次還是及格了。老師把我的姿勢糾正了一下,還告訴我四指高音“2”要往下夠,手指頭還是需要彎一些,邊說邊給我掰了一下手指頭。
          這回我便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姜宇身上。她現在已經會拉歌了,但我想以我的毅力,是一定能超過她的。我聽著她拉歌,本身一點不累,可我正在挑她的毛病,這就有些難度了。你也許會問,你挑人家毛病干啥?多不謙虛呀!那我就會告訴你,我要把她的缺點當做一個突破口,最終改掉。因為我倆犯的毛病都很相似,改掉了她的毛病,也就是改掉了我的毛病。
       
      2003-2-21《中國圍棋的崛起》
          前些日子在《圍棋天地》中,看見一篇曹薰鉉寫的文章,使我大受啟發。
          當時我還處在三星杯羅洗河敗北于曹薰鉉的失望情緒中,同時,我還真有點嫉妒老曹的感覺。于是,我就用“阿Q精神”安慰自己。但看完這篇文章后,我感到,只有擁有曹薰鉉這樣強大的對手,中國圍棋才會快速發展,最終趕超韓國。
          現在我說說我本人的觀點與一些想法:我原本認為,中國圍棋似中國足球,受到的挫折太多,需要有一兩個世界冠軍拿到手,才能打消一下韓國的銳氣,從而進入輝煌的時代。不過看了此篇文章,我的觀點改變了。正如老曹所說,“中國圍棋必須要受些磨練,受些挫折,這樣才能一步一步地發展,甚至趕超韓國。”
          而且我還認為,中國和日本的圍棋雖然暫時不如韓國,但我發現,中國圍棋的新一代年輕棋手活躍于棋壇,很有希望。
          總結一下中國圍棋的弊病,主要是:一些棋手不敬業,斗志不足。而韓國,像曹薰鉉那樣的老將,人雖老矣,可依然斗志昂揚;大名鼎鼎的李昌鎬九段,已二十八歲,依然心無旁騖,認真研究圍棋。我相信,中國棋手改掉不敬業,斗志不足的毛病后,一定能夠崛起,趕超韓國!!
       
      2003年4月1日  二胡課
          今天有二胡課,我和媽媽早早便來到二胡班,準備讓老師幫我糾正一下姿勢。
          聽說今天老師要考察《良宵》,我非常緊張,趕忙開始練,一段又一段,我快拉到了結尾,心里非常得意:這一遍練習的不錯,結尾這幾個音,可一定要錦上添花!可我對音準太重視了,竟把姿勢忘掉了,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左傾斜過去,這被老師看見了,老師說:“陳浩辰,你拉到結束處太激動了,身子歪過去了,你自己沒注意到嗎?這毛病要是現在不改,以后就很難糾正了。”老師批評得很嚴厲,我聽著老師的話語,心里火辣辣的,又內疚又慚愧,心中還掠過了一絲怨恨:老師,你說話太嚴厲了,你就不能溫和點兒嗎?我可真是受不了了。但我懂得,“忠言逆耳利于行”,所以,這絲不快很快便釋去了。
          一會兒,同學來齊了,老師開始進行訓練。可當拉《Bb調音準校正練習》時,我速度太快了,很快就“落下”了其他人,這又被老師發現,老師比上次更嚴肅地批評我:“陳浩辰,你節奏不穩,下次再這樣,要罰你站,我可不客氣!”
          我越想越生氣:老師,你說別人應該適當,說的太多不好,打擊學習積極性,我太煩你了!這回,我不講理了,因為這兩句話使我非常惱怒。
          放學回家了,我還在為這件事不痛快,就這樣,我在不高興中度過了一天。
      (爸爸點評:寫的真實,很好。但人生中會有許多挫折,沒必要生活在痛苦中,瀟灑些。)
       
      2003年4月29日    給二胡“裝修”
          昨天是星期一,跟往常一樣,我要去學二胡。可我剛要抹松香,卻發現一件“不幸”的事——我的二胡千斤斷了!
          這可怎么辦呢?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我費力地想著:我要拿點膠水把千斤粘上,哎,不行——千斤線已經松了,那根鋼絲也“脫軌”了,把一根線纏在上面——怎么纏呀?我犯了難。可是這時,媽媽叫道:“陳浩辰,咱們快走吧,都幾點了!”“可這千斤——”我還沒有說完,媽媽就打斷了我的話:“咱們去找盧老師。”于是我們出發了。
          到了二胡班,我對盧老師說:“老師,我的千斤斷了。”“哈哈,”盧老師說:“我上周就說,你的千斤快‘下崗‘了,你還不信。”“噢,對了,我想起來了。”邊說著,二胡老師邊幫我修理千斤。
          老師先是拿了一小根白繩,然后把它纏在琴桿上,繞呀,繞呀,繞了一圈又一圈。接著老師用左手使勁把鋼絲向里按,同時用右手將剩下的一小段線纏到鋼絲上。可這還不行,還有一個步驟——用膠水固定千斤。只見老師用膠水擠了一些“101”膠,把它涂抹到手指上,然后用右手拽住小繩的多余部分,往上面涂了一些膠,嘿,粘住了!
          老師對我說:“哎呀,陳浩辰,你的弓子不行了,太小了,太松了,換一個吧。”“多少錢?”媽媽問。“這弓子五十塊錢,嗯,價格不太貴,而且弓毛還不錯。——我還在佳木斯見著一個弓子,一百八十塊,講價講的再少人家也不同意。”盧老師一說起話來便滔滔不絕,還笑瞇瞇地。“那好,買一個吧。”媽媽說著就付了錢。
          接著,盧老師給我換弓子。盧老師把弓子調到了最松的檔次,只見弓毛蓬松開來,老師趁機把弓子解下來,又拿出了一把嶄新的弓子。這弓子可怎么裝呢?我心里想著。只見老師用兩個手指把內弦和外弦用力撐開,又迅速地把弓子插了進去,太好了,大功告成!我興奮極了。
          我拉了幾下,嗯。這個新弓子很好使!這個千斤呢?我摸了幾下,很結實!我有了這些新的二胡工具,以后就更要認真聽講,刻苦練習!
       
      2004年2月20日  跳班
          我的二胡水平在進展,但很慢,很慢。就在我小步前行的時候,下一個班的學生已經慢慢地追上來了。兩個班學生間的差距不大,可還有;可大上周老師說的話,卻像一個晴天霹靂,使我震驚:“你們班和下一個班將要合并,準備好。”
         這叫什么話!我很惱怒,就準備跳一個班,防止下一個班的學生“拖后腿”。
         很快,我們開始了“行動”:爸爸給盧老師打電話,征求意見。盧老師本是不同意的;經爸爸這么一說倒是勉強同意了。盧老師說了點兒理由,有理;但“說到做到”,這理當是我能做到的,我曾做了深入的考慮,說難聽一些,就叫動搖立場:跳到上一個班是需要能力的,我有能力、有可能做到這件事嗎?如果我能的話,我要花費多長時間才能追上上個班?盧老師的話,是絕對正確,還是低估了我的能力?暗暗告訴自己:甭想了,跟著他們試一試,不是“重在勇氣,重在信心,重在參與”嗎?
          這周星期二我便去了上一個班,感覺還可以,同時也讓我發現了這個決策的好處,在這個班,我需要超過一些人,我需要努力,需要超出常人的勇氣信心。我開始堅信這個班對我的好處,它使我的潛能充分發揮。
          我相信事實,不相信對未知荒謬的幻想——在生活中。
       
      2004年3月15日   二胡班瑣記
          二胡班里氣氛很好,一是老師同學比較幽默,再一個原因——一些人屬于“頑固不化的愛笑分子”。不過有些同學的行為、舉止不但不幽默,還有搗蛋、幼稚的嫌疑。
          先說星期六休息時的事情。快上課了,我們正在匆忙地做游戲,唯恐耽誤了玩的時間。這是最后一把,我們三個人被另外四個同學包圍了,四個人之間幾乎沒有縫隙,要想“突圍”,只能從對方的兩腿之間鉆過去,不過一定會費一些勁,還可能被大家笑話。我猶豫著:到底是鉆還是放棄呢?想了一會兒,我決定著鉆一把,看看我的運氣如何。
          我把身子蜷曲起來,把兩手并在腿上,然后縮在地上慢慢向前滑,1、2、3、4、5……終于爬出去了!我心里很高興,三蹦兩跳地回到教室上課,可回到了教室——
          我似乎成為“被關注對象”,大家看見我就笑,尤其一個同學,笑得肚子疼,還帶著鄙夷的聲調,其他人也差不多,只有盧老師說:“有什么好笑的?”
          我沒有錯,我應該堅持我的立場。
          再說星期日的事,也是下課時,我們幾個也是在做游戲。這次幾個上高中的女生趁我們不注意時狠狠地推了一把,我們幾個一同倒在了地上。這下那幾個人可高興了,在一旁幸災樂禍。
          我開始還只認為她們是開玩笑,但是當她們三番五次地以此取樂時,我明白了,她們純屬沒事情干。
          這樣太無聊了。
          二胡班班中有好風氣,也有壞潮流。在這個環境里,我們必須要努力學習正確的,抵制不良的,正所謂“不能隨波逐流”。
       
      2004年8月5日   考級
          考級對我來說很重要,每次考級,都是我的二胡路上的一個轉折點——我還得到了一個指向標,評委的話可謂言簡意賅,它永遠是一個指向標,引導著我前進。
          考級不僅僅是演奏幾個曲子,它是考驗你的心理素質與演奏水平的好時機。抓住這個機會,你會收獲很多:又提高演奏的收獲,有更多的感悟人生的收獲。下面就讓我給你講一下這次考級。
          這次考級,我們可謂占有了天時地利人和——與去年不同,此次是在本市少年宮考級。由于我們就在少年宮學習二胡,所以對這個地方太熟悉了。我想:我要像此次亞洲杯中的中國隊一樣“主場作戰獲得好成績”。
          考前的八十分鐘我是在稍微有點緊張的情況下度過的。雖然練得不錯,但心里還是有點沒底,尤其覺得那段“老師好”云云有點難以出口。
          輪到我時著實嚇我一跳。前面一個人拉完時,我還在休息呢,我以為是別人拉。一個工作人員說:“哎,該你的了。”我一下站了起來,走進了古箏班——就是考場。交完準考證,我開始說“禮貌用語”。我定了定神,開始拉《豫北敘事曲》。剛拉了一會兒,那女評委就說:“你胳膊抬得高,放下,再放下,好。”糾正完之后20秒,男評委——張老師就讓我停,女評委讓我拉快板,快板結束后,我拉了兩句華彩,評委就讓我停。
          然后是《綜合練習》。拉到爬音時,評委又大呼“停”,我知道我已考完了,便開始認真聽張老師說我的姿勢:手形不好看。糾正后,我得到了一句令我興奮的話——不錯。
          我這時才明白,考級是藝術展現的機會,不是令人心跳加速的審判;我應該自然放松,展現自己的藝術才能和藝術魅力。
          這就是我的收獲!
       
      2004年10月7日    錄音
          二胡,一種中國傳統樂器已漸漸走入世界,已經在漸漸地表演化、現代化了。演奏好現代的二胡,不僅要有美妙的聲音、高超的技藝,還需要有豐富的動作,表達出樂曲的感情。在這次“少先隊建隊周年紀念日”的表演中,我們還要用一個“雕蟲小技”:先把曲子的聲音錄下來,然后表演時只需要盡情發揮,甚至不用拉出聲音,因為表演將會放曲子的錄音帶。錄音的曲子有三首:《我是草原小騎手》《奔馳在千里草原上》《賽馬》,其中我將要拉后面兩首。
          錄音棚的隔音效果極好,以至于錄音棚里的人大喊一聲在棚外的人也很難聽見聲音。我想:這大概是因為墻壁上的泡沫墊能夠起到吸收聲音的作用吧。我們三人和盧老師脫下鞋子,走進悶熱的錄音棚。
          一番準備后,錄音開始了。音箱里放出《奔馳在千里草原上》的伴奏。我們開始拉了,可是不知是誰溜了號,拉錯了一句,哎,全完了!這之后尹天頻頻出錯,無奈之下盧老師只好讓她不拉,剩下我、黃縈玥和盧老師拉。就這樣,我們拉了一遍又一遍……
          嘿!這遍效果很好!音響中放出我們拉的聲音,前幾遍都是開頭拉的不齊,這遍的開頭卻非常齊。可惜后半部分卻拉的不太好。我想:如果能把前半部分較好的部分和后半部分較好的部分剪貼在一起,那該多好!
          “這遍前面不錯,我把你們前面的和后面的貼一下,行不行?”音箱中傳出編排人的聲音。
          哈!正合吾意!就這樣,第一個曲子以剪貼的方式錄制完畢。
          《賽馬》的錄制卻異常順利,雖然長度稍長,但只錄了四遍,便聽到了令人滿意的效果。
          接下來,我們這些參加錄制的學生都給自己錄了一張CD碟。雖然技術不太成熟,但這畢竟是一次紀念。我戴上耳機,注意力高度集中。聽到了“1235”這組音,我趕忙拉了起來。第一次,我因為搶拍而中途停止。第二次,一切進行順利,我半個多月的辛苦練習有了些回報,它就是一張我自己的光碟!
          這是一次新奇的嘗試,帶給了我很多驚喜。愿演出進行順利!
       
      2004年10月12日    彩排和演出
          昨天演出的場景還歷歷在目,礦區文化宮的一切印入腦海,雖然這之間有批評、無情的言語,有不愉快、哭泣的聲音,但這過去的一切值得留戀,讓我不忍舍去。
          眼前浮現起我的二胡,以及綁二胡用的腰帶,它們見證著我的這次經歷,和我一同度過這段時光。
          當然還不能忘了和我一同演出的同學們,他們有時幫了我一把,讓我演得更好。
          還有和我一起玩的同學們,使我在這里過的不至于乏味。
          辛苦的演出始于彩排。彩排下午一點半開始,我們恐怕都沒有想到其時間之長。我們先上去熟悉“地形”。這個舞臺與省歌舞劇院的舞臺相似,但要比那個舞臺大得多,復雜得多。先是站隊形。我因為走姿不好,所以位置不動,固定在前面拉。重要的是動作,我彩排時的動作略顯拘謹,沒有放開身體,并且拋弓時弓子抬得很高,格外顯眼。
          演完一遍,我們松了口氣,誰知下場后卻被痛責一頓:“一點也不活,也沒有笑意,演得不好!等別人排完了重來!”
          一聽到這話,我就知道我們惟有等待了。誰知剛想玩,盧老師又開始教我走路了:“挺胸收腹,步子小點兒,身子不要晃。”這套訓練法則有點讓人煩,不過我還是耐著性子練了。不過這招還很有用,看到下面就知道了。
          終于能玩一會兒了。看這幾招練的多好,我們玩瘸子捉人時,我的走姿還是正步走,還挺有精神的。但是這么逃跑可就不方便了,速度慢,靈活性也差,一下就被捉住了。當瘸子時就不顧這么多了,上去橫沖直撞,一個個全都捉住了。玩著玩著,痛也就忘了……
          所有的彩排完畢,我們又回到廳里,進行排練。這個環節的訓練內容很特殊:訓練我們笑。說一聲“田七”,白牙露了出來,自然就笑了。接著練動作,老師是要讓我們明白,放開,重要的是表演,而不是聲音;重要的是肢體動作,要的是外觀的美感。
          排練又開始了。但此時,大家的笑容不知為什么都收斂了,動作也不像原來那樣自然,哎!又要挨訓了!
          真的又被罵了:我走的不到位,只好接受痛斥了。無奈只好臉皮厚點兒,聽著老師說的,改吧。
          演出的時候到了。如此長時間的準備,為的就是這一刻。我忽然變輕松了,我不太緊張,心里想:只此一刻,接受教訓,奮力一搏!
          隨著一聲“上”!我走向臺上,站在笙演奏者的后面,做了深呼吸,心情放松了些。笙演奏完畢,我向前走,耳邊只能聽見樂聲,眼前只能看見墻壁。伴奏開始,我面帶微笑開始演奏……隨著最后一聲撥弦,我們一同鞠躬,然后是齊刷刷的掌聲。
          退場了。我滿意,因為我盡了全力,無愧于自己。
          又玩了一會兒,看了節目,離看了礦區文化宮,離開了這兒,足跡還在這兒,懷念還在這兒。
          只此一刻,奮力一搏!
          我會記住這一刻,作為人生中的一足跡。
       
      2004年12月27日    第五屆大開發杯圍棋賽
          我已有一年沒下圍棋了,因此感到十分“手生”。而前些天爸爸聽說棋王賽即將開始,王秘書長非常希望我去參加,我也很想去,這樣我做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去參加棋王賽。
      當然,賽前的準備工作是必不可少的。由于我向來布局不好,此次又是相隔一年來參加比賽,所以最重要的是復習定式。而我又感覺到算路大不如以前,因此復習死活與手筋也很有必要。但大部分技術都需要在實戰中逐漸掌握完善,所以當務之急就是對局。
          做好了這些準備工作,接下來也許就是聽天由命了。第一天我下的還可以。第一輪,我對陣一個大人。由于我以前從未聽說過這個名字,因此我猜測他一定不是大人中的強手。可是下了一會兒,我發現雖然我的行棋牽制著他,但我的實空明顯不夠。終盤時,我的幾個巧妙地收官把形勢拉近,但他的一個撲劫使我陷入了困境。這個劫是他的無憂劫,并且他有很多劫材,而我幾乎沒有劫材,無奈之下,我找了一個瞎劫,但他卻應了,盡管這樣,我的形勢仍然不利,劫材不夠。他找了另一個劫材后,我大軍已告急,遂強行殺棋,他提掉我四子,我補劫,此時他補一手棋即可,可他卻吃掉我的一個小角,被我殺了一塊棋,他損了幾十目,我僥幸勝。第二局與康健一“窩里斗”,我被屠,快敗。接著三局棋我輕松達成三連勝。
          第二天,我第一局對郭銘。我從開局到終盤都牢牢掌握著局勢,最后勝出。此時我五勝一敗,形勢一片大好。下一輪,我對陣全勝的張德華。由于康健一敗于張德華,所以我此役稱得上是復仇之戰。開局,我來勢兇猛,在他的勢力范圍內挑起戰斗,我事先有備,結果他大虧。但我一時手軟,沒占到太大的便宜。中盤,我形成大模樣,但算路不清晰,空內味道不好,結果被他一通痛刮,我實空不夠,飲恨敗北。也許受此局的影響,下局對李俊的棋,我又是實空不夠而敗。我五勝三負,局勢不妙。最后一局,我穩穩取勝,積十二分,但我小分極高,排在了第五名,我們的團體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績。
          此次比賽,我發揮一般,僥幸取得第五,也實屬不易。但我盡了力,因此我對自己的表現比較滿意。我決定每周周末抽出一段時間擺棋、下棋,下屆,我會向棋王發起挑戰!
       
      2005年2月20日   面對難堪
          人的一生中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難堪。面對難堪,在不同情況下,我們應該怎么做?
          大上次的二胡課,我忘記了時間,結果老師給我打電話,我才想起來。我匆忙趕到二胡班時已是一點五十分,遲到了近一個小時。盧老師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看著我,然后說:“陳浩辰,前面那個座是給你留的。”這一切跡象使我意識到一場大難即將來臨。
          果然不出我所料,盧老師說:“啊,吃飯了就不來上二胡課,你記性也夠好的了。”更倒霉的是,我的二胡弦松了,老師讓我自己裝上,結果我不會裝,這下子又被盧老師痛斥:“你手太笨了,怎么回事?”又說我沒洗臉,我只是輕聲說:“洗了。
          在這件事中,我的處境可以說是很差,但我面對難堪,處理的卻很得當,是面對難堪的正確做法。而反觀同是在二胡班做出的另一件事,卻使我慚愧不已。
          那是周一,我把少年宮二胡班外的一個垃圾桶踢破了,當時我沒在意。但周二時,盧老師發現了此事,問我們四個男生:“這垃圾桶肯定是你們四個人中某個人干的,到底是誰干的呢?”他們三個都說:“我們不能說。”那么,這顯然是我干的,可我卻就是不承認。這是面對難堪的錯誤做法,我為此而難過。
          以后面對難堪,不要慌,要用理智做出正確選擇。
       
      2005-2-23    為什么會輸
          這段時間在聯眾上下棋,11勝4負。對于我來說,顯然不能滿意。我想:我以前下棋……也沒有這么差呀,可是這次怎么這么慘呢?我下決心要找找輸棋的原因。
          哼哼著小曲打開電腦,我的狀態倒是挺悠閑。可是呢,這種狀態似乎不適合下棋。我拍的倒是挺快,不過,……棋勢也是兵敗如山,不一會兒就被黑棋吃掉一片。這下子我才感覺到形式的緊迫,于是對對方一塊本無任何危險的棋發動猛攻,那個人的水平也夠洼的了,好端端一塊活棋竟被搞得四面楚歌,但我終究沒吃住黑棋,被他兩眼做活。我正感絕望之際,真是天不佑我,我突然斷線,自然是完敗。
          就看這一盤棋,我就知道我為什么輸了:①不認真,算的少,考慮的簡單。②浮躁,情緒波動大,急于取勝。③下得少,手太生。
          前兩條現在可以解決,但第3條呢,我不能解決。我希望我以后下棋時能記住以下幾點:①搞清自己下棋的目的——取勝。②注重子力效率,下的每步棋都要有思想。③能攻則攻,要下的積極主動,不要總是跟著別人走,要爭先手。④要時有獨特的構思,有靈動的棋下出來。⑤相信第一感覺。
          我說過,我今年要在聯眾上打到4D。你看,我正在努力,我的承諾我一定會實現。
       
      2005-3-20    有感常昊奪冠
          中國圍棋自2000年俞斌勇奪LG杯以來,中國棋手在世界大賽中幾乎是顆粒無收,亞軍是得了不少,可是一直是零冠軍。今年的兩大世界大賽:豐田杯、應氏杯(也是兩個獎金最高的世界大賽),常昊都成功地打進了決賽,常昊雖然此前五次沖擊世界冠軍均未成功,但人們對他的期待,可以說是一直沒有停止。但豐田杯決勝局常昊又是痛失好局,這使得人們似乎開始否定常昊,在網上、雜志上,都有棋迷對常昊失望,甚至是斥責,媒體也對常昊諷刺有加,認為接下來的應氏杯,他也是兇多吉少。但——應氏杯,常昊一改以往的退縮軟弱,連發強手,三比一力克“崔毒”(崔哲瀚)!
          在我們歡呼雀躍的同時,我們也要對常昊的奪冠歷程冷靜地分析。常昊第一次沖入世界大賽的決賽是在七年前,那時的他,棋還不夠“勁”,敗給李昌鎬。隨著一次次的沖冠失敗,他進了今年的豐田杯決賽,可是常昊在大優的局面下連出緩手,最終竟中盤負于李世石。人們按捺不住了,紛紛指責常昊,但也有少數人仍堅決支持常昊,他們也在擔憂常昊能否經得住如此巨大的心理考驗,但他挺住了,拿了他的第一個世界冠軍!
          他為何能拿冠?因為他轉變了,不再過分重視那些金錢、那些榮譽,他是在用一顆平常心下棋,他只是在為了棋道而拼搏呀!《圍棋天地》中關于應氏杯常昊的報道中給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話,是常昊本人說的:“應氏杯我不得冠軍又能怎樣?”不得冠軍有什么不行?正是因為他放開了,他才能奪冠!
          這使我受到了很大的啟發:接下來的奧賽,不必過慮——不進決賽又能怎樣?不進決賽有什么不行?要用一顆平常心考試,放手一博吧!
          甩掉一切的包袱,并且努力著,我們從常昊坎坷的奪冠路上看到了這一切,我們的眼前也是一片光明:拋掉世俗,為了“道”而奮斗,每個人都會成功的。
       
      2005年7月16日  早起的是非
          盧老師緊急通知:周一至周五,早上五點半去二胡班拉二胡。我聽了心里不禁一沉,想道:這真是培養我“意志”的大好機會呀。
          我向來以懶蟲的名義著稱,總是在學習時擺出睡覺的姿態。雖然有姥姥、媽媽等人組成的聯盟的極力勸阻,但我仍屢教不改,可是,在二胡課上,我絕不會偷懶:我有何臉面去偷懶?再困再難受也要打起精神!——那么多同學看著呢!
          這周的周一是第一天。我預先告訴姥姥:早上五點十分叫我起來!可是因為擔心遲到,我早在四點多就醒了,此后就“半睡半醒”,一直到五點多。我迷迷糊糊地坐起來,匆匆地走了。
          到了二胡班,一看表,哎喲,不好!已是五點半多了,心里一哆嗦,隨便找了個座兒坐下。剛剛拉了半個小時,腦子就一陣眩暈,接下來眼前一片漆黑,好一會兒才緩過勁兒來。又挺了一會兒,我已是哈欠連天,眼瞅著到了六點半,去上學的學生全走了,我還在艱苦地坐著,強有力的脖子也再也不能支撐住“高貴的頭顱”,我低著頭,呆滯的目光落在了二胡上,雙手的動作也有些遲緩了:不時出錯,哎,還好老師沒看出來!(竊喜)。心中暗想,何時能放我家!(焦急)。我拉出的東西呢,我也不多管了……
          正欲偷懶,心中響起一個聲音:挺胸抬頭,認真拉,過去這一關!話說我這人在外,老師咋讓我練我都會盡力,累也不偷懶,就是不愿練也不偷懶,這是我的“優點”。我聽到這一聲音,心中一琢磨也是,就打起精神,消除了一點兒困意。我拼盡全力,體力正要耗盡,老師對我發出了“終止信號”(中考的學生守則中的“專業用語”):現在下課吧!我又是高興又是犯困,收拾了二胡回了家……由此就有了我以睡覺姿勢學習的故事!
          望各位大人多多包涵,我日常的懶惰是不良習慣所致,但也迫不得已:困,沒精神嘛!早上練二胡是利,“早睡早起身體好”;可是我白天困又是弊,學習學不好呀!請不要再指責我“找借口,為自己的錯誤辯護”,我也需要大家的理解!!!……(肺腑之言呀……)
      又及:不知下周還要不要早起,我可不想再受苦且挨罵了!其實,我從周三起就堅持不住了,早起也真害人呀!
       
      2005年7月19日 《 一枝花》
          演奏好樂曲是基于大腦的思考。一個刻苦的演奏者,如果僅僅是將老師的東西一骨腦地接受,并不斷復制,這不是成功的:發自心靈的聲音才最真實。結合樂曲的感情,演奏出樂曲,卻還要注重聲音的效果,讓聲音在擁有充沛感情的同時增加一點兒動聽。我將談談《一枝花》……
          慢板的旋律很動聽,可是如果你不將它的內涵搞清,你的演奏便是失敗的。《一枝花》用來表現武松的性格與形象:作為梁山諸將中的一位,他自然豪氣沖天,俠肝義膽;可“人非草木,孰能無情”,武松也有著柔和的一面,人具有兩面性嘛。慢板抒情,它剛柔兼顧,所以說要注意表現力。另外,它的地方風味濃郁,源自同名嗩吶曲,要體現風格!
          慢板后的過渡要拉出“味”來,要好聽,控制住你的弓子,強弱要分明,因為強和弱的對比體現出了那種層次美,但同時要注意:弱不可過弱!武松乃一大漢:行者武松,這要一種棱角。
       
      2005年7月22日  頭腦與——
          評價一個人的標準有很多,而其中的一條標準,就叫頭腦。我們常說:“某某有商業頭腦”,“某某有經濟頭腦”,它到底是何方神物?……
          這個詞語使我聯想到了三樣東西:學習、二胡、圍棋,這可以說是我最熟悉的幾樣東西吧。尚未聽說過“二胡頭腦”之類的詞,但是這還是有實際含義的,下面就簡要分析一下。
      學習無疑需要頭腦。沒頭沒腦不能思考,絕對無法學習。可是有頭有腦能思考,雖說有法子學習,卻不見得會學習。會一定能,能卻不一定會。當然這里說的僅是功課學習,但對其它方面的學習也有可借鑒之處。
          常常談起學習方法一詞,頭腦是也!就我個人而言,我覺得認真仔細刻苦要比方法重要的多,學習功課時,你只需吃透課本和一兩本課外書,再多做些習題,學習成績就可以很好,但要想錦上添花,卻的確需要頭腦和技巧。方法好的最大功效是提高效率,笨方法和好方法相比,雖然都可以使你充分掌握知識,可用笨方法學習起來實在太慢。
          很多人似乎都在把拉二胡當成是體力勞動(就二胡課來說),缺少大腦思考,似乎把它當成了機械運動。老師講到什么,我就記什么,這樣拉二胡,能拉得好聽,卻貧于特色。干什么都要有些特色,尤其是藝術,如果和別人太像,是很難站出來,成為大師的。而思考使你的琴聲悅耳而有特點,只有綜合樂曲的感情,再加上非凡的控制力——控制音量、音色、節奏等,才能拉好二胡。頭腦起到的作用,是通過思考來讓二胡發出最佳聲音,且充分的表達感情。
          圍棋是典型的腦力勞動,棋勢千變萬化,“千古無同局”,想憑記憶——死記來對對手的每一手棋都應對自如幾乎不可能,這點極不同于學功課與二胡:學功課有“強記”一說,學二胡也能生吞活剝,圍棋卻著實用腦廢腦,除非你向棋盤上胡亂扔棋子!由此觀之,“圍棋能開發智力”果真屬實。歸入正題,真正的棋手確實稱得上“有頭腦”:對方一子落下,你便需眼觀六路,權衡大局,遠謀深算,聰明的頭腦與棋感的總和造就勝利呀!
          上面說了三樣東西與頭腦之關系,我仍意猶未盡。粗觀全文,干啥都要頭腦呀!在日常生活中,要:調動腦筋,方能得道!
       
      2005年7月27日 “慚愧的思考”
          按照盧老師的指示,周一至周五的早上五點半,我要去拉二胡。說起來似乎沒多長時間,可是真正拉起來,兩個小時打底!早上既然練了那么長時間,白天我就再也不練了,因為我心中已然有些厭惡二胡了,況且此時根本找不到感覺。(只有在我白天不練二胡的情況下,我才能對二胡產生一些興趣。)
          今早,盧老師就挨個問我們:你們現在在家是怎么練的?首先輪到我,我臉不紅心不跳地說:“除了聽聽二胡曲以外從來不練。”此語一出,引起了轟動性的效應。我倒沒啥反應,想聽聽別人怎么練。果不出我所料,他們都練得不少,有的一個多小時,有的一個半小時……該盧老師發言了,盧老師說:“你們都練得少!你看我,一天陪你們練多長時間?不練不行啊!”接著,盧老師又舉了于驍的例子:他一天能練6至8個小時!我陷入了思考:我到底應該怎么練?
          風格是演奏家必須有的,每個人由于性格不同,所以演奏出的東西聽起來大為不同:不同的人,對每個音符的處理都會有差別,沒有完全相同者。可是,一味模仿者的音符處理雖然與被他模仿的那個人演奏的效果幾近相同,可也只能是“聲似而神不似”。只有與眾不同的音樂才有個性,才能步入最高的階層。我現在還在熟悉樂曲,“風格”也無所謂有、無所謂無,但我覺得,早上的練習在束縛我,我的“自由感”在漸漸消退。……
          練習是無辜的!可是,被動練習——卻害處極大!我要找的,是主動練習時的那種暢快的感覺,那時,我可以真正投入的拉二胡,這樣的效果非被動練習所能及!當我每天早上練完之后,我白天再次拿起二胡時,我竟感到十分生疏。這告訴我,我早上的練習對我而言約等于零。
          這些慚愧的思考我不吐不快,眼看著比賽的日子就要到了,但我卻反而找不到感覺了,受限的我無法飛翔,但卻無可奈何。我何時能脫離它呢?……
       
      ------------ 相 關 內 容----------
      ------------ 相 關 評 論----------
              該文章目前沒有評論  
          查看評論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黑龍江新教育網   客戶服務熱線:0451--89679659   QQ問答:200910955 黑ICP備06008913

      如果您對我們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發送至xjywang@163.com 或 hljczx@126.com

       

      香蕉视频在线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