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mp id="74fjr"></samp>

      <progress id="74fjr"></progress>

        <delect id="74fjr"><ol id="74fjr"></ol></delect>
        <samp id="74fjr"></samp>
        <object id="74fjr"><strike id="74fjr"><div id="74fjr"></div></strike></object>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會員服務
        本站首頁 成長在線 熱點話題 教子有方 快樂書吧 資源分享 教育交流 教育故事 學習方法
        會員題庫 青春期教育 名家博覽 影視共享 心理教育 理財教育 國外教育 網上教育 關于我們
        會員登錄
        用戶名:
        密  碼:
        新用戶注冊  忘記密碼?
         
        欄目導航 網站首頁>>教育交流
        揭秘中科大少年班:未經高三折磨 思考更自由
        發表時間:2010-05-22 08:30:26   文章來源:新教育網       瀏覽次數:1609

         
                揭秘中科大少年班:
                             未經高三折磨  思考更自由
         
            5月的合肥,氣溫還在緩緩地爬坡。中科大少年班學院的教學樓里,有些男生已經迫不及待地換上了T恤、短褲。這樣的裝束看上去就像是準備打一場球賽。忽然,教室里跑出來一名高個戴眼鏡的男生,邁開兩條長腿,就像踩著一副彈簧,一蹦一跳地下了樓梯。“外界對少年班有很多誤解,其實我們的學生不是只會數理化的木訥‘天才’,也不是高智商低情商的懵懂少年,他們愛好廣泛,活潑開朗,是個單純、快樂、充滿朝氣的群體。”中科大少年班學院黨總支書記楊義英如是說。
          近日,剛剛“升格”為學院的中科大少年班向媒體開放,這些世人眼里的“神童”首次接受記者的采訪,向社會展示他們的生存狀態。
          少年班班主任黃松筠說,天天和他們在一起,真沒感到有什么特別的,只是接觸其他孩子時,才覺得自己的學生有些不一樣:“他們自由活潑,做事投入認真。”
          作為高等教育改革最早的“試驗田”,中科大每隔幾年就會對少年班的辦學、人才培養模式作出適度調整,為學生創造自由寬松的學習環境,樹立起自由探索的科學精神。在少年班,自由不僅僅是生活細節上的無拘無束、率性所為,更體現為一種理念、一種精神。
          “自由、自主、自信。”在現任少年班學院執行院長陳旸教授看來,這就是新一代少年班學生的特質。
          自由思考——沒有經過高三的折磨,他們的大腦總能天馬行空

          “后腦勺與智力有著什么樣的關系?”這個問題有點“雷人”。不過,少年班2006級學生方靜入學之后,一度把它確立為研究方向。這期間,老師并沒有給他扣上“不務正業”的帽子,相反提供了不少專業上的建議。
          “長笛又稱白銀笛,真是白銀做的嗎?”很少有演奏者會在意這樣的問題。可是,中科大“西洋樂團”的一位長笛手,卻對此陷入了深深的懷疑。經過研究與考證,這位來自少年班的同學興奮地告訴團友,“它的材料其實是白銅和鎳。”
          “年輕人必須保持對事物的好奇心,對自然的神秘感。”據陳旸介紹,由于少年班招生面向高二及高二以下的中學生,“他們沒有經過高三階段一輪又一輪的復習,創新能力沒有受到遏制,很多東西都被保留了下來。”
          “就像一張等待被書寫的白紙。”學生進校后,可以充分地接觸各個學科領域,“自由地選課、自由地選專業、自由地選導師”。
          “選課非常繁瑣,需要申請、登記,不過在這里,統統交給老師了,我們只要填個單子就可以了,接下來就是瘋狂地選課了。”更讓王憲思同學興奮的是,“多選還不要交錢!”
          在少年班,這樣的“便宜”不占白不占,“選課狂人”比比皆是。“有同學畢業時已經修到了300多學分,等于拿了兩個學位!”
          “到底該學什么專業?”經過一年的基礎課學習之后,很多少年班同學都會冷靜下來,困惑也隨之出現。
          “先試聽1個月,然后再做決定。”老師往往開出這樣一劑藥方。“如果覺得不適應,再調換。”
          不過,在少年班可沒有“一錘子的買賣”,即便作出了決定,也還有更改的機會。
          “一位女同學從少年班轉到了外系的金融專業,后來又轉了回來。”如此“折騰”,老師倒是不厭其煩。
          “老師的責任是引導,而不是塑造他們。”1985年起執教少年班的程福臻教授認為,“他們年齡還小,不能劃定一個死的方向,也許他們的經歷越豐富,對今后的科研貢獻越大。”
          即使固定了專業,也可以跨專業交叉學習。學院并不要求學生必須完成某一專業的所有專業課程,如果導師同意,完成兩個或3個專業的部分課程也可以畢業。
          陳旸覺得,過去辦少年班像開食堂,現在更像是開飯店,“你可以點菜,想吃什么,我們來做,不能滿足的,還可以通過國際交流的方式來實現。”
          
            自由發展——智商高的孩子也最會玩兒
          “少年班的學生最會玩!”這幾乎是科大人的共識。
          2009年學校迎新晚會的節目單顯示,整臺晚會共有20個節目,少年班同學參與表演了7個。此外,全校70多個社團中,10個社團的負責人出自少年班。
          相比學習成績,少年班同學更樂意介紹其他方面的“輝煌戰果”:近四屆“巾幗杯”女足邀請賽,取得一次冠軍,兩次亞軍,一次季軍;每年的學校辯論賽,少年班多次奪冠;2009年校田徑運動會上,少年班學院代表隊男女團體總分奪得第三名……
          “我們當時比他們土多了!”少年班畢業后留校的李震宇老師非常羨慕如今的少年班同學。在他看來,師弟、師妹們愛好廣泛,注重全面發展,“一旦對某一領域產生興趣,就會深入下去”。
          來自哈爾濱的張皓宇,中學時曾在教室外的走廊里玩過“火把變玫瑰”,轟動全校。進入少年班后,他購置了不少裝備,繼續鉆研魔術。現在,這名“魔術師”的表演成為校園晚會的壓軸節目。
          趙若燦酷愛唱歌,擅長作詞作曲。憑借一首原創歌曲,他一路過關斬將,勇奪校園歌手大賽冠軍。現在,他已成為下屆“炫音社”掌門的不二人選。
          王憲思加入“民樂團”后,苦練琴技,拿到了業余10級證書,并且成為副團長。“科大沒有藝術特長生,所以我們不會被專業選手‘秒殺’。”剛滿18歲、即將畢業的王憲思一臉的得意。
          這個自稱“過去不喜歡和陌生人說話”的男孩向記者坦言,大學4年,通過社團活動的鍛煉,提升很快。“否則,今天同樣不會開口和你說話!”
          “一些少年班的畢業生反饋,剛工作的10年里,常常遇到發展的瓶頸期,這期間他們感到,智商不是第一位,包括情商在內的綜合素質才是最重要的。”中科大黨委副書記鹿明介紹,少年班學院因此特別注重學生其他方面興趣和能力的培養。
          
            自由與控制——少年班家長QQ群里“諜影重重”
          小小年紀,離開家長的監督,來到一片嶄新的天地,有初來乍到者歡呼:“自由了!”
          不過,面對開放自主的學習方式與自我管理的大學生活,不少同學也有了“自由的煩惱”。好在少年班學院提供了“全方位”的指導。
          少年班學院“點將”,從全校各院系中聘請62位“一線”的中青年教授作為“學導”,指導同學選課、選專業、制訂學習計劃,幫助他們了解科研動態、確定課題。
          每個工作日的下午,都會有一名“學導”坐鎮少年班,接受學生問詢。“想進實驗室,要寫推薦信,也可以找他們。”一位同學悄悄地說,“這可是額外的資源,得主動爭取!”
          在生活上,少年班宿舍樓實行班主任輪流值班制,班主任每天深入宿舍樓,了解學生的學習、思想、生活情況,如果發現問題,及時地與家長溝通。
          而在“千里之外”,少年班同學的一舉一動,家長可盡收眼底,這其中的法寶便是“QQ群”。
          當初帶孩子參加復試,老爸、老媽們相互結識,為了繼續溝通,發起建立了“少年班家長群”。后來,班主任也被拉了進來。雖然每位家長之間并不是很熟悉,但他們對每個孩子的名字都耳熟能詳,因此在群里,家長借助孩子的名字來命名:“××的爸爸”、“××的媽媽”。
          面對班主任與家長的“聯手”,少年班同學當然不甘示弱,登錄家長的賬號,在QQ群上“監聽”,還時不時地放點“煙霧彈”。于是QQ群里“諜影重重”,經常上演“間諜”與“反間諜”之戰。
          自由與責任——不僅熱愛科學,也熱心公益
          “因為年齡小,少年班的學生受到一些優待,你們的‘特權’就是與老師聯系得更緊密一些,學習環境更自由一點;不過,不要以為當然就該享受,應當意識到,這是一種責任,是別人對你更高的期待。”程福臻教授經常在課堂上告誡少年班的學生,將外在的自由內化成自身的一種責任,“對自己的學業負責,對家庭、對社會負責。”
          天才源于勤奮。少年班學生的時間觀念非常獨特。
          一位班主任聽到過學生這樣的抱怨:“每天走到食堂吃飯,都是在浪費時間。”
          晚上宿舍熄燈了,很多人的腦袋停不下來,還要相互切磋一番。“我們宿舍的臥談會很有趣。4個學生分別是力學、等離子體、原子分子、凝聚態專業的,習慣用各自專業的思維和邏輯開一些有‘深度’的玩笑。”劉綦涵說。記者請他舉個例子,他歪著頭想了想,拋出一句話:“算了,你們聽不懂。”
          不過,這些惜時如金的孩子面對公益行動、集體活動的召喚時,就會變得慷慨起來,不再計較一分一秒的得失。
          自打王憲思和幾個同學去過合肥特教中心之后,他就與那里的孩子做了約定,每個月都會過去一次,輔導他們功課,與他們進行心理交流。這個諾言,一直遵守到現在。
          金軍同學在汶川地震那年入學,因此萌生了扶濟貧困、救助孤殘的念頭。青海玉樹發生地震之后,他和同學在兩天時間里拿出一份縝密的活動方案,跑到學校各個部門尋求支持,然后挨個找社團負責人商談合作。
          就這樣,一場主題為“我們在一起”的感恩文藝晚會在校東區禮堂上演,少年班學子公益基金會宣告成立,4萬余元善款捐給了青海玉樹地震災區的256名孤兒。
          “離開少年班越久,對它的體會就越深。”曾經的少年班管委會最后一任負責人陳卿教授很是感慨。2008年3月,籌備少年班成立30周年慶典期間,他在接待了140名校友之后,得出這樣的判斷:
          “這是一群有著獨特價值觀的人,不僅熱愛科學,也熱心公益,充滿了責任感。”
         
        ------------ 相 關 內 容----------
        ------------ 相 關 評 論----------
                該文章目前沒有評論  
            查看評論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黑龍江新教育網   客戶服務熱線:0451--89679659   QQ問答:200910955 黑ICP備06008913

        如果您對我們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發送至xjywang@163.com 或 hljczx@126.com

         

        香蕉视频在线观看视频